晟臧

行走在异世界的神经质

【if you want】贱虫

死侍视角,无别视角。流水帐。原著向,思维混乱。
对于《宇宙大屠杀》的绝望和贱贱最后说的话,由此开了文。

从友情向到爱情向,我感觉这是一个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让他们内心挣扎的过程,我希望自己能写出这种复杂的感情hhh。
但是、我不知道到底是He还是be,因为他们是他们,不会随着我的文而改变。而我尽力的去读解了关于死侍的内心和他的作风,希望能够还原。但是我的私心还是he的!天哪我的废话太多了,请大家看文吧。第一次写贱虫,还请多多包涵。ε-(´∀`; )


致原著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如果是那些盒子的话,他们才不会让我杀掉我挚爱的小蜘蛛”

死侍X蜘蛛侠(大致按漫画原著走)



如果说黑暗的午夜是人们不愿遇见的恐惧,那么此刻的我心中充满了比午夜还要黑暗的黑暗。就像是步入沼泽,那粘稠而带些恶心的液体;束缚住了自己的动作,激烈的挣扎却使我越陷越深。嘿!这可真不像是我说的话,但是为了面对屏幕外的你们我想我还是得乖乖地讲一讲我的精彩人生不是吗?毕竟我身边已经没有什么活的生物啦,呃…苍蝇除外。

我现在的服装可不再是斯坦李那个红配黑,虽然我觉得那也不错。我这里可相当于混沌世界,耶~准确来说,这是完刊的《死侍屠杀漫威宇宙》。

他们都说我疯了,没错我是疯了,现在的我是一个全新的我。我在完刊后,与一切死侍融合,又好像与他们全都分离;唯一一个被拔了出来。

我手上亮晶晶的东西一定是你们无法预料到的,但是你们绝对可以想到这玩意儿的作用。毕竟这是一篇我无法用语言解释的文章。好吧,感谢你们看了我说这么多废话,嘿!我为什么说多谢?毕竟我已经疯过头了不是嘛?兴许到我这境界反而会变得更像是一个正常人。像是《午夜之子》*里的绿色与红色相交加的液体和那正常与疯狂的争执*。

我觉得我不该说这么多的,但是我的对话框也在这一战中泯灭了,被无形的力量压的扁扁的,有用雷神的锤子砸了两三次,碎的成渣。

哦,你们问小蜘蛛,是的;我现在就是准备去寻他,把我自己的脑袋给他,毕竟,“我”杀了他,不是吗?你们大概会在内心沉默一秒,看过漫画的人更能明白我是如何对他的…呃…嗯…跳过这段。所以我准备去救他,无论是哪只小蜘蛛,他一直都是纽约的英雄。所以我得用从奇异博士那拿的这闪闪发亮的我差点眼瞎的方块,来一次与小蜘蛛梦中的邂逅,嗯,毕竟我不知道其他的世界是怎么样的,老实讲,我还真有些害怕见到他,但是必须去。总有一个原因吧,为了翘臀?嗯,为了翘臀。
  这个小方块,就像个大型的造梦机,讲明白点,就是你能够到任意世界的任意人物的梦中去,也可以用它,到达任意地方去,只不过有一个小小的副作用:就是你到达的地方,失去的可能远远不止你自己。呃嗯,我只是把这东西的说明书读了一下,朋友你们的表情未免有些太过,呃。好吧,也许接下来的我可能不能够很好的讲述下面的故事,那么我会用我的赞助商家的旁白为大家解说【大家好。】,我是不是特别的善解人意?对啦!这样可是能吸粉的。

不要祝贺我,死侍不需要祝贺。

评论
热度(23)
© 晟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