晟臧

行走在异世界的神经质

【贾尼2017跨年】钢铁之心

http://分享  Scythelence 的歌曲《I Know the Words You...》https://www.xiami.com/song/3341413?_uxid=A1DBBD1EF4BBDA81526E1CF618669B46 (分享自@虾米音乐)http://分享  Trent Dabbs 的歌曲《A Thousand Nights》https://www.xiami.com/song/1772303645?_uxid=A1DBBD1EF4BBDA81526E1CF618669B46 (分享自@虾米音乐)

 请小可爱们 看文时自动配乐

链接给大家放到上面啦~

谢谢配合。(#^.^#)

记得单曲循环哦~



#贾尼2017跨年


#05:00


’黑道‘妮妮X‘警察’老贾。  


脑洞贼奇怪,第一次写完了文,超开心的。这一年我会继续爱他们的!




   我只依稀记得,我倒在他的对面,因为我是一个机器的缘故吧,我感觉不到疼痛,但如同一个真正的人类一样,在终结之时都会走马观花一边。


   一切的一切像是泡沫般烟消云散。


   唯一不同的只是不过我的帧数比较快罢了。我看着记忆储存器的开端,赶在它还未完全消散之前为您讲述——————


  "需要什么帮助吗?sir?”我看着这个矮我许多的男人,如果说他勉强像个男人的话,总而言之我感觉他更像是一个没有自我约束力的小孩。他的智商除外。


  “我需要一辆车。”


   他看着我,我这时才反应过来我腹部被一个较为坚硬的东西抵着,那看起来是更加较为科技的东西,像我这种“老古董”早都不知道这种玩意是什么了,不过我也不在乎。


   他表情焦急,貌似没有发现我是一个机器人。


  “请稍等。”


   我实在是装不出特别害怕的表情,只能是在说话方式上加些许微微颤音,让他认定为我是假装镇定自若。


   我与他来到小巷中,我的“家”就在那里————一辆普普通通的小轿车。


   只是里面放着一些不同的东西罢了——有时要用到的警察制服和几罐润滑剂。


  “可真寒酸。”


  “谢谢夸奖。”


   他用枪继续抵着我。


  “我想老司机不会建议送我到‘边境’的那个小酒吧喝上一杯酒吧。”


   我没答话,下一秒;一叠钱砸在我的脸上,挺疼的。


  “乐意效劳。”我认为自己当时可能没有咬牙切齿的表现,


   可能。


  “现在我需要一个吻”


   tonystark是独特的,不只是智商,我说的是脑回路也不一样。


   他拉起我的衣领,使我与他的嘴唇相接。


   也许迟钝的反应会让他发现我是一个机器处男。


   但在那时我深感抱歉,我的主机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给压制住。


   我只能用这一双如人类无二的眼睛去观察————在黑色的夜晚之中。


   红色与蓝色的霓虹光相互交接,杂糅在一起,形成了更为瑰丽的颜色。

 

   警车的声音更像是一首悦耳的曲子,悠悠扬扬;又在脑子中心炸开花来。


   愉悦,这是他教会我如何运用的第一个单词。


   不过当时的我与他的情商没有什么不同,更为确切的来说,是比他还要低一些。


   因此我在拥有一丝情感之前都会以为是错误而将它放在一般不管,直到它庞大到我无法忽视的地步时我才会去正视它。


   所以我在短暂的死机状态过后又默默的打开了《人与机器人的法则规定》这个法则。

  

   很可惜上面没有我需要的答案。


   不过也很幸运,因为——我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兴趣、对人类产生了兴趣。


   他叫Tony。


   Tonystark。


   我的sir。


   当然,当时的我并不是如此想的。


  “你不是人类!”Tony在我们已经离开目的地距离200多公里给我来了这么一句,他那装载着星河的眼睛里的情绪众多唯独没有看见害怕。


  ”如您所见。”我对他歪了歪头。


  “wow!”他只是短暂的惊呼了一声,然后没有了下话。


   静默却不尴尬的气氛在我们周围散开,他像是个小孩子一样与我对持着,在玩着“谁先开口谁就输了”的幼稚小游戏。


   他将车窗打开,眼睛却是盯着我上下扫射,我表示那股视线对于我这种机器人还是有些炽热的,何况他还是这么不带任何遮掩的直视着我。


  “sir?请问.....”


  “哦天哪你终于说话了!”他如同打开了一话匣子一般,滔滔不绝起来。


  “我叫Tony,Tony stark”


   他的眼神盯着我,仿佛再问”你呢?”


  “Jarvis,sir。”我当时不是没看见他笑容凝固的样子,只是不明白。


  “那你可真厉害!是你如何从那个‘屏蔽器’来到我们这个人类领地的?”


   他看着我,像是要将我生吞活剥一样。


  “我从生产开始就已经在这里,从未出去过,sir。”

  

   而我那个出厂厂家早都因为私自给机器人提供感情系统而破产倒闭了。


  “那你是一个警察?”他看着我这身制服挑眉道。


  “如果这个身份对您来说会有用的话,是的。”


  “而我是一个黑帮的头子”


  “然而无论在各个方面来看,您更像是一个军火贩子,或者说——”“科学怪人!”我们异口同声,又相视一笑。Tony摸着他的胡渣道“我喜欢这个称号。”我而我更喜欢他的小胡子。


  “我想我会需要一个帮助,警察先生。”他在睡着之前还嘟嚷了一句。


  “随时为您服务。”


   我不知道,我的感应器可以控制我掌握着方向盘的手;但我的脑子在思考着,不可思议,我的脑子在主动思考。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帮助一个在网络上已经被通缉的犯人是不是合理的事。


   但我就是不愿意让他被抓住,他的一颦一笑像是罐了蜜一般,能扰乱我的‘神经’促使我的CPU热度提升。


   我想我大概是不知道开了多久,相信我  机器人其实对于时间这个概念是十分模糊的,只是有人需要时,它才会被我们所记起。


   万幸的是在快油的情况下,我们开到了一个镇停了下来。

   

   他们像是中欧世的人们,朴素  且不问世事。


   嘿!看看这个矮个子,听说有晚会活动他几乎是瞬间复活。


   没多久就捕获了一堆女孩们的笑脸,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把记录tonystark的最上端顶置一个称呼——————花花公子。


  “嘿,你叫什么?”


  “你是在问我吗?小姐?”


   她看起来好像还有一些娇羞,又装作生气的样子直视我…


  “不然呢?你不觉得他抢了你的风头吗?”


   我还没有对她将话说出口,一阵巨大的音乐响了起来。她因此而打翻了在台面上的酒杯,引起了小小的噪音。


   循音而去,交接的不出意外的是俨如天鹅版的眼眸,有种说不出的明澈,弯弯的,对我又挑了挑眉,拿着不知何时得到的酒向我的方向举了举手中的杯子。


  他仰着头,对我说了一句无声的话‘mute’,然后又回到了他的舞台中央去了。


  我觉得他这模样可该死的让我不对劲。


   我感觉我的CPU需要一个见效散热片,不然我要超支负荷了。


   我们住进了这家旅馆。留下来的原因是今天晚上有大型的part活动。我觉得他不需要一个警察,他需要的是一个管家,穿蕾丝花边那种,还得是不能被被mute所限制能力的。


   欢畅的时间过得总是十分的快,转眼都到了夜晚。


  “嘿,J别这样,人生不就是应该及时行乐吗?我这是在为了让时间得到它因该拥有的充实。”


  “我看这是会让时间更早的夺去您的一切。”


   我不得已将他搂在怀里,他实在是喝太多,一直不受控制的向下滑。


  “包括现在的。”


  “还有你吗?J。”


   我拒绝了一些小姐暧昧的眼神,只想把我身上这个醉汉给扔到那个大床上去,暂时选择性的屏蔽了他所说的一切“你是一个机器人,J。”


  “时间对你是没有任何作用的————”我想把他头朝下是一个十分明智的选择。


  “。。。。”

 

   一阵静默。

 

   然后Tony突然开始颤抖起来,他将他自己蜷成了一坨;双手无力地抓着床单,表情演示了他的痛苦。


   他像是个缺爱的孩子、装在水晶棺里易碎的娃娃。没有任何的人去保护他、去在乎这颗以为无所畏惧实则小心翼翼的心脏。


   我觉得我像是一切都明了,却又什么都不懂。


   人类的感情像是一种病毒,滋生在我的内核中心。我当时还不明白,这颗种子,经过风吹日晒之后,开花、结果、直至它的生命结束。

 

  “sir?sir?!”


  “J,jarvis....”

 

   我只能快速地将他翻个身,把他的头枕到我的小臂下,好利于他呼吸。


  “请稍等,我马上为您叫人————”


  “不需要!”他的态度异常强烈。


  “只是一个小症状而已。你只需要在我这陪陪我就可以了,一会就好了,J。”


  “sir,轻呼吸。”


   我表示我有些后悔自己的网络权限没有被开放到百分之十,我连Tony为什么突然抽搐都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这种病叫做什么,只能呆呆的看着,看着,束手无策。


  “嘿,我可以了honey。”他靠在我的肩上,指着在窗外最亮的一颗明星。


  “我是一颗可以让人们获得希望的星星。”他向我笑道。我将被角为他掖好。


  “是的,您是一颗永不熄灭的星星。”


  “哇,你怎么说我感觉受宠若惊。”他做了一个不失童性的夸张表情。


  “毕竟我们才见了这么几次面,而且我还算变相的绑架了你,J”他眼神四处飘移。


  “我的荣幸,sir”我遵循着我的心而走,没有人能够逼迫我让我干些我所不想做的事。如果有,早已是肉酱了。


  “那么我希望能够郑重地邀请你保护我到‘边境’去,J。”他对我伸出手,看着我的眼神带着许多我不懂的情绪。


  但这不是重点。


  他的手温和 ,我觉得他更像是太阳,指引着我的方向。


  我把他的手放在我胸口处时,我感觉得到他瑟缩了一下,但未抽走。


  “YES,sir。”


  “好啦好啦。”在这么握了数分钟之后,Tony,打开了我的手。


  他没有与我对视,耳朵缺失不同于平常,红的似碳烤过;然后渐渐蔓延到脸上。


  “我睡了。”他整个头都蒙在被子里,却显得不一样的可爱。


  这是他教会我的第二个单词喜欢。


  我喜欢这样的sir。


  “好梦,sir。”


   如果中午的太阳十分让人感到焦着的话,那么等了一上午都没让Tony起来并且被mute的我来说,我想我在12个小时不到之后又学会了一个一个单词 ——


  想打人。(如果这算单词的话【笑】)


  “sir请醒醒。我们得换一辆车了。”


  “??”,我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警笛声。


  真糟糕。


  当时我觉得我如果长时间跟他在一起,我的各个功能都会提前报废的。

  

  “sir!”我把他一把拽起,将他收拾好,拉着他下楼。来到阁楼后的停车场躲藏起来。


  当然,Tony的表情还处于“???”的状态。


  “sir,等一下。”


  我把随手停靠在马路旁的摩托拉在手上,无视了脑子里对于法则的注重性。


   而幸运的是,这车的钥匙没有被取下。


  “sir,请坐好。”我把车骑在他身边,将安全头盔扔给他,看他一阵慌乱后才带上,我不禁觉得皮这一下我很快乐。


  “sir,抓好了——!”


   引擎的轰鸣、由树枝洒落的阴影、当时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化为了一幅幅画面,记忆犹新。


   我们的身后便是警笛四起,与我们越来越接近,又无法到达。


   我们的车像一支箭一般射了出去,然后就是Tony的大笑和他那标准的stark式的嘲讽。


  我利用速度和小镇的熟悉度躲避了他们,只是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进行射击。


  “jarvis!我们到‘边境’的时候需要先去一个地方,再去找一个人!”


  我暂且将疑惑放在一边,听着他又吵又闹,简直不像是一个亡命之徒。

 

   他在我耳边大吼,嘴角又大大的向上扬着。我都被他感染了,连我自己笑了都不知道,还是他提醒我我才发现。


  “你笑了!J!”他在我耳边呼出热气。


  温温的热气和疾风相互碰撞,又化为轻风卷去。


  “sir。我要加速了。”引擎轰轰作响。


  “请抓好我————”


  “哇!————”


  我们在泥泞小道上急速地前进,以防警方赶上我们。


  “卖李子了。”


  “J,等等,买两个吧。”盯


  “。。。。”冷漠反盯回去


  “那一个?”狗狗眼加特效盯


  “。。。。”


  好吧我输了。


   我不了解一个人在逃跑时还会像是在旅游一般自在,仿佛这世间没有会让他感到痛苦的东西。


   但是,别人不知道;不代表我不知道。


   不代表我不知道。


  我知道sir别人所不知道的那一面,只有我知道,但也许别人也会知道。


   我的‘心脏’中心有着一团炽热的火,在我一遍遍地默念着‘但也许别人也会知道’那火就会灼烧我一次。

 

   到最后,会越来越剧烈;像是人类心痛的感觉。


   我不动声色地将‘错误信息’放在一旁,继续跟着Tony的指示往前开去。


   到达的第一个地方是一座在森林之中的小房子,我很佩服这个摩托的耐用性。在Tony还没下车时记住了这个车的品牌。


  他站在房子前面。


   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声音发出来不和谐的声音——“您暂且没有权限,请输入密码”


   我的震撼是没有谁会理解的————


  他与我的声音一模一样。


  但是,我选择相信他。


   没有任何理由。

  

  “你不疑惑吗,J。”


  “而我相信您,sir。”他的双唇紊动,开开合合,却只说出一个字。


  “J”


  “密码正确。请进入。”


   这个在森林里的房间里没有任何人,但在中央有着一个大型的操作台。


   而在台面上只有一个浅蓝色的虚拟触屏;上面有两个选择YES/NO。操作台旁边有较大的一个波及范围不远但较深的洞。


   Tony将放在角落的一个质地较为奇特的提包拿在手上。他环顾四周后,点了否,设定30分钟。

 

  “走吧,J”  


  他笑得像个快要回家的孩子。

  

   在我们走了千米远之后,我听见巨大的爆破声从我身后方向传往这里。


   霎时之间的灰沙石子往我们袭来,我准备将他护住,但他却张开手,迎接这一切。


   无论欢喜无论伤痛。


  无论人们对他的态度是好是坏,他都甘愿奉献自己;无论何时何地。


  只为和平。

 

  “Tony————”


  我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么一道记忆,他的笑、他的烦恼、他的愤怒短短地三十秒的十张图像储存在我脑子里炸开。


  风吹灭了我的声音。他疑惑的向我看来。


   我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说。


   我就像在他焦虑症发作的时候一样无力。


  我怕一句话就会破掉我们两个现在保持的状态。


  我恍恍惚惚的想起来那个厂家临走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数据错误】


  但我却一点也看不清他的长相;


  我像不是从厂里出来的劣质机器人,但我又不明白自己到底是谁。


   我打破了一切一切为机器人和人类的法则,然而还在坚持最后一条法则


   ————————不能与人类相恋。


  【数据错误】


  在我脑子里


  与他相同的声音开口


  " jarvis,权限开放。”


   我的权限被解开了,大量未知的知识向我涌来。


   它们来的越多,我的程序出现的红色而又显眼的“错误”也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在向上累加。


   我觉得我的储存器涨的快要爆掉,然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些错误一并清除,且粉碎的连渣都不剩。

  

   但我舍不得,我就是舍不得。我甚至忍不住把这些‘废物’忘我的最里处的内核里面藏,相比之下我显得更比我的sir还要幼稚。


  “J!”


   我不是永久性的失去知觉  恰恰相反,在我昏睡一会儿之后,我便恢复了意识,并且清晰的很。


   更为严格的来说,当时的我在脱离‘身体’之后,连带着脱离的还有我的感情系统。

  

   我能够随着Tony插在我身上的‘管子’,我可以到达任何有电的地方;相当于天网。在网络中心隐隐有个声音在呼唤我。


  ”你应当是去成为这个世界的恐惧!不应该是这个人的仆人!”


   确切的说,它是我的反面——是违背了法则的存在。他希望我去统治,而不是被征服。所以人类对于机器人的畏惧和不信任是值得理解的。

  

   我回避了它,往更远的地方流动。


   我享受着来去自如的感觉,晚上的灯火、酒吧的红灯绿酒、初生的阳光、下落的黄昏。


   我看完了好几百人的出生与离去,人们或者是机器人的笑脸、他们的、喜、怒、哀、乐;让我的心中感到了酸楚,我没有实体,但是在那是我拥有了灵魂。


   是那些‘错误’让我有了灵魂,是Tony,是sir。


   我赶忙回到了Tony所在的地方,灯光昏暗。


   我知道他能够在那深山老林内出来找到一家有电的小屋是十分不易的。


   我所触及地有着他的手因为多年把玩工具的原因而有了痕迹。


   他的头发是一把棕色卷发、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庸,但是我却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悸动,仿佛要突破我的胸口去传达给他。


   我感觉得到他因为修复我而多出来的疲惫,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微红像是在压制着自己。


   他在说话,他说。


  “jarvis,别离开我。”


   我仿佛哦因为这句话而得到了真正的生命。我想到那些人的微笑,都是给着最为爱着的那个人。


   从而变成亲人,比爱更为伟大的,是付出。


   我听不见那后面的家伙在气急败坏的喊着什么,也不在意。


  我在意的只是在我睁眼的那一瞬间他的喜悦。


  “永远因你而在,sir。”

  

   甜甜蜜蜜的时间过得总是十分短暂,为了我能够好好的消化这些知识,Tony决定在这住两天。


  当然不是蹭吃蹭喝,我们给了钱的。


   不过我们好像在这几天有些矛盾出现————


   他对于我拒绝他甜甜圈的皱眉、(我是为了sir的身体着想。)


   他看在我身旁多出来的女士而暗暗咬牙。(大概是因为我抢了sir的女人缘?)


   或者是我醒来后对他讲的第一句话?


   还是我当时与他讲的那一句话?


   反正我醒后sir就没给过我好脸色看过。


  他甚至给我下达了指令:


   “一不许靠我太近。”


   “二我说mute你不能自动撤销”


  “三不许先保护我,以保护自己为目的。”


  “四不许在我睡着了把我该死的公主抱回去!”


  “。。。您最近生气是因为这个原因吗sir?”


   “。。。mute!”


   整装待发完毕之后,我们就得去寻找Tony所说的几年不见的好友,因为只有他在有着如何出去的装备和方法。


   只要翻过这个屏障,他就会安全,我再也不会过着每天提心吊胆的日子。


   但是那个‘好友’只在他应该呆的地方留下了一张纸条。


   纸上写了几个字“在边境人口见”。明知是陷阱,但是他还是为了朋友义无反顾。


   而我的职责便是保护他到边境,只要他一出边境,我的任务就自然而然的完成了。


   到那时我就自由了,但是我却开始嫉妒了;我在想我当时为何不就变成天网,将Tony牢牢地永远的绑在我身边。


  这些想法总是缠绕着我,直到我们登上山顶,到达离边境最近那处。


   遇上那个男人。


  故事总是这么一波三折,跌宕起伏而又富有戏剧性的剧情才会吸引到读者的出现。


   电影的故事里总是会有一个反派会高科技的坏人出现,我们这里也.......嘶【信号微弱】必会有这么个人物.....


  其实只是在那一瞬间而已,一瞬间过了,如果我没去做些什么;也许连着这个世界都会不一样。


  我只是在心脏口破了个大洞而已。


  被那个叫taipe手上所拿的铁手从背部贯通胸腔。


  我只是在sir有危险是扑上去,将其灭住。这还得多亏于sir为我调节了实体的能动性。


   只是因为核心能源被拿走的原因,我没办法动弹;逐渐的。连发生带都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我很想对sir说,不要显得这么难看的脸色,只是电解液而已;又不是血。


  我想对他说,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会坚定不移的相信着您。


  我想对他说,我的一切都是您的,对于您所需要的,我都会给您;就算是我的内核,如果它有作用,我也会贡献给您。


  但我始终 相信着sir 这次也无一例外。

   

【信号中断】

  

  Tony视角+【上帝视角】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在我眼前的是真的,我觉得我快喘不过气来;绝望把我紧紧拉住,我甚至无法呼吸。


   再没有一个声音让我放松。


   我再一次失去了他。

 

   我再一次失去了Jarvis。

 

  “taipe....”我瘫倒在地上,四肢无力。

  

  “我想这个机器人对于你不是那么的重要吧。”


   taipe把Jarvis推在地上,失去中心核能的他,直直地砸到了地面上;像是一堆废铁。


  “这就是所谓的‘钢铁之心’吗?”


   他摆动着手上的物件。


  “听说,有着人类感情的机器人,他的心脏,是一种新型的能源,好像还有什么可笑可以穿越的作用。你接近他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吗?”


  “.放屁....”我真的想骂到他自己姓叫什么都不知道。


  多亏了你前些年的设计,我才能有现在的今天。


  【他将‘钢铁之心’扔在离Tony不远不近的地方。】


  “我只缺一个这个就可以把你的设计变为我的了,Tony。”


  【他把他身后的东西露出来————是一个全身铁皮的家伙。】


  “为了表达谢意,那现在我为你好好科普科普你们一路过来的那可笑的感情吧,Tony。“”


  “别这么恨着我我,听说tonystark是一个临危不乱并且自带幽默感的人啊?”


  “我想你还没有明白他真正的感情。"【Tony心头一梗。】


  ”你选择的是隐瞒和逃避,多可笑啊,作为一个花花公子的你却不敢去直视这段感情,这段感情使你瞬间变成了一个从未接近过女色的小处男。。。。”


   我快吐了,真的。


   在那一瞬间。他仿佛把我压在最地层最为羞耻的秘密给揭露出来,暴露在天日之下。


   我感觉我的眼泪鼻涕都糊在了一起;但一抬头,却发现我什么表情都没有。


   我明明疼的想嚎叫;想撕裂一切的东西;像一个疯子最好。


   但是我不能,作为stark家族的人不能————放他妈狗屁的不能。我他妈是为什么而来的?我他妈————


   我只能假笑,淡漠的看着这些,仿佛一切与我他妈的没有关系。


  “你又明白什么。”【他哑着声音说】“你他妈什么都不明白——”


  ”我说的有哪不对吗?他身边不缺少任何优秀的女人,更甚至她们也丝毫不建议他机器人的身份...."


  “可你却妒忌。”他笑的如此恶心,【话语却说出了Tony的心中没被剥开的另一面】


  ”你对他感觉到了矛盾,你不愿离开他却又不想让他离开,你把这一切终归于他抢了你的“所有物”,却从来都不敢把自己的心真正的亮给他。”

  

   好像是回忆像是眼在天边却又近在咫尺


   "J————— "


  【他看见jarvis的抬头、转头、又对Tony笑了出来。】


  ”是你将他一步步推入死亡“他笑着,更多的悲哀与怜悯。


  ”是你把他的心脏拉开”


  ”他把心脏对你毫无顾虑的敞开,得到的更多的是漠视和闪躲。"


  " J!我们得先回哪又丑陋不堪的小破屋去——"


  【他讨厌这一群女人的笑声和她们的嗲声】


  "  sir请稍等片刻。。。”


  【他甚至讨厌jarvis身上留有她们的味道。】


  "  那作为赔礼我想我需要一盒甜甜圈作为赔偿"


  "  恕难从命sir"风突然大了起来,像卷去他的温度一般吹灭了他的话语。


  "  不过可以给您一个吻"


     一个吻像似烈火般。


  【那个模糊不清的语句他现在才记起————我可以给您一个吻】


  可你现在连一个吻也给不了我了。


  疼,砂砾挂着皮肉的感觉很疼,但是没有什么比再次失去Jarvis更疼。

 

  " 你不可能成功的Tony,无论如何你怎么去接近它。因为你现在什么也没有。"


   【taipe大笑着,好像看到了什么搞笑的事情一般。】


   "并非如此"我将它一把抓住,在taipe惊恐而又愤怒的眼神下将他按进了便携式的钢铁包里。


   "只要我想"


  【爆炸,极大的爆炸声从‘边境’传来,当他们赶往前去查看时在偌大的坑当中,只有一个银灰色的铁皮钢甲和一个在里面逃狱多久的taipe的尸体。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纽约】上帝视角


  "听报纸上说,他现在的病危通知终于收回了,真是放心多了。"男子抬了抬自己的眼睛,漏出了一丝不太会察觉的笑意。


  "妈妈,爸爸说的他是谁啊?"在圆桌旁的孩子仰着头问。阳光洒落出来。

 

  " 那是钢铁侠"女人揉着孩子的头;把她抱在身上轻轻摇晃。


  "那钢铁侠是谁啊?"那孩子靠着女人的胸膛汲取着温暖,在这’闹市‘之中,汲取着一份来期待已久的安静。


  "钢铁侠吗?他啊————"


   那位女人温柔地对她的孩子道:


  ”是人民心中的英雄。"



【STARK大厦】


   Tony觉得自己的头是在洗衣机里搅过一遍,还是加上漂白剂之类的恶心玩意。他捂着头对于自己没疯这个状况还是十分诧异的。

  

  "我很庆幸您能够恢复意识sir"


    Tony愣住了


   "jarvis?"


  “....很抱歉sir我不是您的那个jarvis。我其实是另一个世界的警察机器人,sir。”


    “不———那就对了jarvis!给我一个抱抱”Tony笑得十分自然,两只手还因此举了起来。


  “很抱歉sir,不过在有实体后我可以给您一个吻。”


END




总之就是老贾不在了,妮妮要去找他,把自己的脑意识转化为数据流了,结果因为老贾直接就跑到了另一个世界(相当平行世界),妮妮也得追啊。(那个时候的妮妮拿了平行世界妮妮的身体)但是那时老贾差不多啥都忘了,妮妮就想把他带回来。反派就是拿来给妮妮开窍用的哈哈哈,无厘头的甜文,我尽力了,别嫌弃我(哭唧唧)小蓝手小红心评论们小可爱们摇起来唔啊啊








评论(6)
热度(54)
© 晟臧 | Powered by LOFTER